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五金件

首都第二机场京津冀环首都经济圈第一引擎

2021-11-17 来源:乐山机械信息网

首都第二机场:京津冀环首都经济圈第一引擎

首都第二机场这一或将带动上千亿元投资资金的项目,被认为是京津冀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历史契机

传闻已久的北京新机场(又称首都第二机场)终于要在年内正式动工,并被列为北京市2014年重点工程计划。近日公布的“2014年市政府折子工程”清单显示,在新机场主体工程全面开工的同时,还将加快外围交通体系建设,筹划建设新机场临空经济区。

相关阅读:首都第二机场选址榆垡预计2018年建成首航

首先建设的将是59.2公里长的新机场线轨道交通。这条地铁线路目前仅规划5站,分别是牡丹园站、金融街站、草桥站、南苑站和新机场站,列车最高时速超120公里。《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新机场建成启用时,这一线路将同步开通运营。

《北京新机场综合交通体系研究报告》显示,北京新机场位于北京市南端大兴区榆垡镇境内,大兴区南各庄与河北廊坊市广阳区白家务接壤处,京九铁路以东,永定河以北,廊涿高速、京台高速以西,大礼路(大辛庄-礼贤镇)以南的区域。

首都第二机场这一或将带动上千亿元投资资金的项目,被认为是首都经济圈即京津冀区域一体化均衡发展的一个历史契机。“这一项目应该成为引领京津冀地区区域经济增长的引擎之一。”中国民航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欧阳杰对《投资时报》记者说。

未建已成吸金利器

首都第二机场的提法从1993年就已经出现,20年过去了,依然未能获批立项。而这几年相关消息不断,却都虚虚实实,莫衷一是。“立项牵扯的东西太多,例如选址、规划、拆迁等等,需要时间。”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党委书记董焰对记者说。

根据初步设想,北京第二机场定位为综合性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与首都机场一起组成双枢纽模式的北京多机场系统。首期规划建设用地40平方公里,4条跑道,航站楼面积70万平方米,客机位220个,年飞行量65万架次,航站楼满足年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

这样的体量无疑是临空经济的温床。因此,新机场尚未开工,就已成为“吸金王”。从2008年开始,在新机场选址地周边的北京大兴、河北固安等地,与临空经济有关的规划先后出台;航空公司、地产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等也争相在此布局,以抢占先机。

据初步估算,首都第二机场各类投资将达上千亿元。2009年,廊坊市就已总体规划开发建设100平方公里的临空经济区,共涉及廊坊市广阳、永清和固安三县(区)。如今这一规划已成为河北省最重要的经济发展战略之一。

几年前的“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广告语如今显得极富预见性。从北京到固安,过了收费站,路两边已经挂上了醒目的“领航第二机场区”的标语,“第二机场区”正在成为这里的宣传口号。而在大兴区榆垡镇,“首都新航城”的标牌也被立了起来。

最大的受益者是“被欠账太多”的北京南城地区。曾因南苑机场运量不足而失去北京奥运辐射发展机会的南城,显然不想再失去首都第二机场带来的红利。2009年底开始投向南城的2900亿元投资,再加上首都新航城的建设,南城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大兴区的“十二五”规划中明确,2011—2012两年排在第一位的重大项目就是首都第二机场征地拆迁,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新航城、新空港产业园建设等。大兴区政府希望以新机场建设为核心引擎,带动京南区域发展。

2011年,南方航空公司已与大兴区签署协议,将在新机场建设北京航空运营总部和顾客服务中心。2012年2月16日,首都机场集团下属的首地集团在大兴成立北京首地兴业置业有限公司,力求从“房地产开发商”到“临空地产开发商和运营商”的战略转型。

机场附近的农民也在以另一种方式“创造”财富。在大兴区榆垡镇上做建材生意的王建民(化名),正期待着拆迁致富的故事早一天在自己身上实现。2011年,他在自家半亩地的院子里盖了300多平方米的房子,按榆垡镇临近区域的拆迁赔偿标准,一旦拆迁,能获得250万~3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如何定位新机场

中国民航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欧阳杰认为,从区域宏观层面来看,首都第二机场作为服务于京津冀地区的重大基础设施,应体现出“区域共赢”原则,既能推动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也能实现区域机场体系、区域交通体系和区域空间结构的优化升级。

在微观层面,因为“一市两场”,会对航空公司的运行产生影响,因此需要区隔。“现在基本上也定好了,独立运营吧。那边(首都机场)是国航等星空联盟的,这边(新机场)是南航等天合联盟的,各航空公司以各自为基地。”欧阳杰说。

在他看来,北京新机场对天津的呼应稍微弱一点,建成后,拉动更多体现在北京的南城和河北的廊坊。但天津的滨海国际机场依然可以在习近平提出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双城记”战略下找到自己的定位,与北京的两个机场进行互补。

首都经贸大学副教授赵文称,枢纽性机场作为重要基础设施,其建设和运营往往对相关产业带动作用巨大,临空经济起步主要依托于航空运输产业以及相关配套产业、关联产业的发展。因此,北京市及大兴区政府均提出,“十二五”期间将大力扶持以首都第二机场及其配套设施为依托的航空航天等新兴产业。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即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之所以能落户固安,除了因为固安城市功能已经非常完善,能够支撑百亿级别的大项目建设与生产之外,也与首都第二机场落户京南之后当地产业定位的调整有关。

正是由于首都新机场落户京南,固安及时调整了自身的产业结构。2011年,投资总额为60亿元的总部公园项目应运而生,承担两大功能:提升现有产业,集聚文化创意、软件服务外包、金融后台、数据中心等高端产业。

占地10平方公里的廊坊市“临空港经济区”,也将聚集一些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与廊坊市政府签署区域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固安大清河产业园区内共建固安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基地,作为承接北京乃至世界高端产业转移的战略平台。

但赵文建议,需要厘清首都第二机场及周边区域的空间资源,对京冀地区现代物流、高新技术、商务配套等临空产业条件进行差异比较,将首都圈内城市体系刻画为临空产业发展功能区,才能以分工和对接形式有效实现整个首都经济圈区域的经济关联。

京津冀一体化的契机

新机场跨界,北京和河北都在努力抓住这一契机。新机场和新航城规划建设获得了国务院、总参谋部、民航总局和北京市以及项目部分所在地—河北省的高度重视。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称,要以新机场规划建设为重点,统筹首都经济圈的规划建设。

不过,河北要想真正在新机场中分得一杯羹并非容易的事情。固安县政府一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表示,河北与北京对接,可以各取所需,优势互补,但在对接中河北的态度要更加积极。比如空港物流园区想对接永定河北岸的新机场,桥的修建就是个问题。

中国民航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欧阳杰说,目前新机场周边主要由大兴区和廊坊市来运作开发,实际上很多战略性资源需要在国家层面协调。“现在是大兴区政府和廊坊市政府在对接,层次比较低,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级工程,国家级的资源要素在这儿聚集,要通盘考虑。”

“项目区位本身意味着政府主动在北京南城建立增长新极点。”首都经贸大学副教授赵文说。在他看来,临空经济区空间结构以圈层式为佳,大体依机场区(空港区)→航空城→临空经济经常影响区→临空经济偶发影响区顺序形成四个同心圆状圈层结构。这种轴带式空间结构,有利于轴线经济带上的中小城市自发协整产业发展重点和空间扩展方向,成为临空经济极化区域的梯度节点,最终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

由于吸附效应,与北京接壤的河北省14个县曾被视为“环首都贫困带”。赵文预计,首都第二机场的轴带式空间扩展,将真正激发北京的辐射作用,带动城市化发展进程。不管是大兴的首都新航城还是廊坊市的临空港经济区,都是以产业新城为特征的城市化尝试。

十年间,由于缺乏合适契机,京津冀一体化一直停滞不前。而今,首都第二机场的建设或将改变这一切。在他看来,首都经济圈概念的出台,隐含着中国区域治理已由行政区划模式向经济区划思路转变。

但他也担心区域合作中行政管理上的“路径依赖”及“路径锁定”等问题,为此他建议,可考虑成立首都圈统一的高行政级别临空经济区专门管理机构,统筹负责临空经济区建设项目的开发与经济运营,同时建立首都圈联席会议制,以会议作为最高决策机构,协调和解决首都经济圈建设中的各项重大问题。

友情链接